豆瓣音乐消亡史

12 评论 2014 浏览 3 收藏 17 分钟

编辑导语:在线音乐赛道上有不少玩家在奋力前行,而在这其中,豆瓣音乐的发展身影似乎逐渐“渺小”,在商业化变现的进程上,豆瓣音乐似乎仍找不到一条合适的路径。本篇文章里,作者就豆瓣音乐的发展做了解读,一起来看一下。

4月14日,豆瓣官方发布《关于进一步加强“饭圈”乱象治理专项行动的处罚公告》,宣布停用7个问题小组。其中,“豆瓣鹅组”赫然在列。

在豆瓣的多事之秋,这个存活近12年、累积68万成员的豆瓣第一大组走到了终点。

在下架处理、社区乱象之外,曾经被文艺青年奉为心头好的豆瓣音乐也在大众视野中消失多年。从音乐人小站、书影音板块到豆瓣FM、阿比鹿音乐奖,豆瓣的音乐内容板块伴随着国内音乐市场和行业的发展和流变。

如今,蓦然回首,不禁唏嘘。这位曾经引领行业发展的“理想主义者”,却在平台调性、业务方向、人员变动等多次因素影响下,在国内在线音乐的风云变幻中渐渐被边缘化。

一、产业转型期的探路人

逐渐被人们遗忘或是鲜有关注的是,音乐是豆瓣延伸最远的藤蔓。

2005年,在豆瓣上线仅四个月后便上线了豆瓣音乐版块,次于豆瓣读书、豆瓣电影,早于后来的明星版块豆瓣同城。在豆瓣早年间的商业定位里,它更像是一个文艺信息检索引擎,而音乐则与书籍、电影一起,构成了评分与交流社区的核心板块。

转眼17年过去,豆瓣音乐见证了行业与媒介载体的变革,在后起之秀们分庭抗礼的时代显得格外寂寥。而就豆瓣最引以为傲的乐评内容而言,也远没有影评与书评那般一家独大的话语权。但此刻再回首,会发现豆瓣音乐始终做着音乐行业迈向互联网时代的“先行者”。

2008年,豆瓣上线了音乐人社区,为音乐人提供发布作品和推广交流的渠道。在那个摇滚、民谣和说唱还在小部分受众手中玩味的年代,独立音乐人的宣推尚是一片荒芜。但是豆瓣的文艺脾性,却成了独立音乐人完成自我成长与原始粉丝累积的沃土。

很快,音乐人平台上聚集了众多音乐人用户,用当时豆瓣音乐人产品负责人马t的话来说,“中国有比较好创作能力的音乐人都在这里了”。随着用户数的稳定上升,2010年豆瓣音乐人页面改为音乐人小站,功能也日渐丰富。

2011年,《北京晚报》的报道中提到,大陆地区90%的音乐人都在豆瓣音乐上建立了自己的页面,如宋冬野、好妹妹、陈粒、阿肆、小老虎等当下热门的音乐人,都是通过在豆瓣音乐人小站上传作品实现了最早的受众累积。

依托于当时国内首屈一指的音乐人规模和高审美追求的乐迷群体,豆瓣音乐于2011年推出阿比鹿音乐奖。这个奖项不提供金钱奖励,但每年会诚意满满地制作一张黑胶唱片,作为“有声奖杯”来肯定和鼓励音乐人。
同时,豆瓣音乐还借势豆瓣同城,尝试为音乐人带到更多的演出机会。

2014年起,豆瓣音乐开启了线下演出的项目企划“公告牌之外”,在北京举办过一系列的小型演出。在走上更大舞台之前,海朋森、卧轨的火车、小老虎、法兹、高嘉丰等音乐人都曾是“公告牌之外”的座上宾。

2017年,豆瓣音乐在北京举办了“潮潮音乐周”。作为第一个由豆瓣音乐主办的音乐节,十分具有豆瓣的气质,风格包括了前卫电子、民族音乐、实验噪音等等,60%的演出嘉宾来自国外。

音乐人小站创建的同期,互联网领域正经历从网页端向移动端迁移的开端,2009年11月,豆瓣的电台产品豆瓣FM也正式上线。其利用自身个性化的推荐技术,从数量庞大的曲库中向用户推荐可能喜欢的音乐,“让你和喜欢的音乐不期而遇”。

不同于点播类音乐产品,豆瓣FM主打陪伴背景音式的电台应用,将豆瓣的算法推荐机制应用于音乐产品,用户首次以“红心”、“垃圾桶”或者“跳过”的方式,来调教算法满足自己的听歌喜好。有用户曾形容,使用豆瓣FM就像是在沙滩上捡贝壳,不知道下一次弯腰时捡到的是怎样的贝壳,有一种期待的喜悦。

同时,豆瓣FM每天会推送一批精选歌单,这也成为许多用户心中的精神自留地,邂逅之喜让豆瓣FM在彼时深受喜爱,赢得了市场口碑。

在解决音乐人的宣传需求之外,豆瓣音乐也在变现层面做了探索。2014年,豆瓣推出了帮助独立音乐人的“金羊毛计划”,成为国内首个为独立音乐人提供“作品在线播放即收入”的项目,也是当下“流量分成”类扶持计划的逻辑雏形。据悉,首批邀请包括孔令奇、戴佩妮、金玟岐、腰、P.K.14、顶楼的马戏团、痛仰等在内的100位音乐人加入计划。

2015年开始,“金羊毛计划”还为独立音乐人提供了全球发行服务,并成立了以孵化独立音乐为主的大福唱片。例如,腰乐队最为经典的两张专辑——《相见恨晚》和《他们说忘了摇滚有问题》就是在2015年4月经由大福唱片在全球发行,超过239个国家的听众可以收听或下载。

2016年12月21日,豆瓣音乐将音乐人小站内的作品整合进豆瓣FM,并根据豆瓣FM内的播放量向独立音乐人支付使用费。豆瓣此举一举两得,一方面增加了音乐人的曝光率,另一方面也聊解了豆瓣FM版权的燃眉之急。

回首豆瓣音乐一路走来,它的诸多尝试对于行业而言都是极为先锋性、首创性的,深刻影响了后来者的行业打法。而不知从何时起,豆瓣音乐却难掩萧条的底色,与主流渐行渐远。

二、理想主义者的消亡史

在诸多对豆瓣创始人阿北“著书立传”的文章中,作者对阿北都有一个“共识性”的标签:一个文艺的理工男,一个理想主义者。

他先从清华大学物理系毕业,后在加州大学圣迭戈分校获得物理学博士学位。后来,因为不满在IBM一眼看到头的职业生涯,辞职回国。他写代码的背景一定是星巴克咖啡馆,他创建豆瓣不过是为文艺青年搭建一片精神自留地。

阿北的履历给豆瓣定了调:它属于文艺青年。这是豆瓣创建的初衷,也成为豆瓣的调性贯穿始终,并影响了各个产品业务的发展方向。当我们以豆瓣音乐作为一个切入点,会发现豆瓣始终在坚持初心,但是在慢节奏的摸索中,市场和时代正在轰轰烈烈地变化着。

2014年末,豆瓣音乐从总公司独立出来,成立了偏北文化和大福唱片,时任豆瓣高级运营总监的刘瑾担任偏北文化总经理,后于2016年离开豆瓣进入太合音乐负责音乐人相关业务。

与此同时,2015年7月国家版权局出台“史上最严版权令”,一场由政策推动的行业洗牌到来。

数据显示,全网16家服务商紧急下线了未经授权的220多万首音乐作品,Songtaste、多米音乐等平台也因为“版权战”先后关闭。而随着豆瓣音乐的版权陆续到期,红心歌曲一首首变灰,没有为版权储备足够资金的豆瓣音乐最终败下阵来。

后来在2018年4月,豆瓣音乐从豆瓣分拆,与主打to B业务的音乐版权管理公司VFine合并重组成DNV音乐集团,豆瓣FM也于次年2月获得腾讯音乐和挚信资本的战略投资。

豆瓣音乐看似有了一点转机,但前路依旧迷茫。2019年,豆瓣FM上线了6.0版本,界面设计中取消了检索功能,更深化了“电台类”音乐流媒体的特征,并新增了歌单功能。同年底,豆瓣音乐总经理也是豆瓣音乐的第一号员工许波带领团队出走,创建了“美丽音乐”,豆瓣FM交由VFine运营。

对于豆瓣音乐今后的规划,VFine Music CEO唐子御对音乐先声表示,“现在互联网整体的大环境都不是特别好,公司内的策略还是考虑慢慢去做。”作为拿到门票的最后一个流媒体入局者,豆瓣FM如何继续重回主流视野,还很难说。

而市场对于改版后上线的豆瓣FM的态度,从它在应用商店中的评分可见一斑:5分和1分占据主流。老用户纷纷递上5分,希望这个承载了青春和情怀的应用别再倒下,而新用户纷纷打上1分,“连搜索功能”都没有,为其扣上了“最难用的应用”的帽子。

打开豆瓣FM,荒凉感更甚。“兆赫”板块频频卡顿,而深受喜爱的精选歌单板块一片空空如也。另外,豆瓣FM在“摆烂”的现实似乎也佐证了“小而美”的平台无法在“大而全”的版权角逐中另辟蹊径。

2019年后,阿比鹿音乐奖按下暂停键,豆瓣主办的线下演出也全部停摆。如今,豆瓣音乐人小站已不再是独立音乐人发行作品的首选,作品播放量也只剩下区区几千。

数据显示,2021年,网易云音乐上独立音乐人已经突破40万,腾讯音乐人入驻的音乐人数量也超过30万;另一边,短视频平台也纷纷入局独立音乐人争夺战,都开始争抢音乐人这块蛋糕。

那么,最早基于智能算法为用户推荐音乐的电台式流媒体,豆瓣音乐为什么没有长成后来的虾米音乐、网易云音乐?

4月14日,前豆瓣FM产品经理”丸子”在潘乱的视频号直播间提到,一方面,海外电台流媒体服务Pandora成功成功上市,在商业上已经证明了一条可行的道路;另一方面,考虑到点播模式的版权费远高于非交互的电台式播放,作为小公司的豆瓣音乐相比其他玩家并没有那么大的野心,于是选择了电台的路子,而不是流媒体的路线。

某种程度上,豆瓣音乐乃至豆瓣就像是互联网公司中的西西弗斯。

乐观者见它在逆境中仍然坚守,悲观者见它在商业化迅猛发展的竞争中慢慢错失时机。但现实很残酷,在情怀与商业的对抗中,风流总会被雨打风吹去。

三、被埋在后院,还是开出花朵?

豆瓣音乐曾经有过许多构想,并在后来被其他同行验证。

它很早便看到了独立音乐人的价值,多年后的《中国新说唱》、《乐队的夏天》的大热,独立音乐空前的商业价值佐证了豆瓣音乐的远见;它也很早就以“豆列”的形式开始自制“歌单”,而后网易云音乐将歌单制作进一步赋权给用户,成为自身的立身之本;它很早就主张“用兴趣找到彼此”的理念,如今短视频平台、音乐流媒体都在深耕兴趣圈层。

只可惜,这些许多伟大的构想,但是商业化的进程中却又十分保守。

音乐交流与沟通的社区、基于播放量的收入分成模式、用户生产内容、音乐推荐算法等均始于豆瓣,而是后来者将这些豆瓣音乐的闪光点向商业化推进了一步,甚至成功后来者居上,将豆瓣从大众的视野中越推越远。

豆瓣在发散各种可能的时候,始终是一种浅尝辄止的姿态。在商业化门前临门一脚的时候,豆瓣音乐却选择了止步。于是,始于文艺青年的豆瓣从未走入大众视野,也再不会走进大众视野。

豆瓣音乐也是如此。它似乎始终秉持着一副“不屑与人争抢”的姿态。在对豆瓣员工的采访中,大家常常提到阿北“不愿赚脏钱”。这种“脏”是与纯粹的情怀相对的。也许就是这份对脏钱的不屑,过早葬送了豆瓣音乐的天命。

有媒体在谈及虾米音乐时,评价它是“被埋在阿里的后院儿”。豆瓣音乐与虾米音乐一样,有深度、有情怀,却都因为各种各样的原因从中心走到边缘。豆瓣音乐会不会也埋到谁家的后院,我们不得而知。

但作为对豆瓣音乐有感情的用户,我们还是希望它能开出更美的花朵。

 

作者:朋朋?,编辑:范志辉;公众号:音乐先声

本文由 @音乐先声 原创发布于人人都是产品经理。未经许可,禁止转载。

题图来自Unsplash,基于CC0协议

更多精彩内容,请关注人人都是产品经理微信公众号或下载App
评论
评论请登录
  1. 阿北,如果实在缺钱,请不要硬撑,告诉我们,让我们一起硬撑。

    回复
  2. 论坛消亡 没有了那些精美的帖子了 转战各种评论区 微信群……

    回复
  3. 我都没听说过豆瓣也有音乐可以听,以前就混在各个小组里,好多快乐老家也没了

    来自福建 回复
  4. 小众音乐还是敌不过大众音乐平台,版权等因素,还是会选择网易云,QQ音乐

    来自贵州 回复
  5. 小众音乐平台终究会淹没于各大商业音乐平台,豆瓣FM时代眼泪了

    来自江苏 回复
  6. 其实之前用过豆瓣音乐一段时间,但还是觉得QQ音乐更好用。

    来自江西 回复
  7. 实不相瞒我都不知道豆瓣音乐,SOS是我孤陋寡闻了。

    来自江西 回复
  8. 小众软件想要存活太难了,理想主义者最后还是败给了现实

    来自河北 回复
  9. 豆瓣音乐感觉宣传的不是很多吧好多人都不知道还有这个软件

    来自河北 回复
  10. 从来不知道还有豆瓣音乐,但是现在用的网易云音乐关于版权的问题,真是够了

    来自中国 回复
  11. 虽然没有接触过豆瓣音乐,但是知道阿北良心企业,豆瓣真的很可惜

    来自安徽 回复
  12. 果然是消亡了,毕竟我完全不知道还有过这个东西,豆瓣用的很少很少

    来自中国 回复